合明资讯
                                                                 
                                                                联系我们
                                                                电 话:0318-2024194 7095811
                                                                传 真:0318-2023825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河北衡水市?#34892;?#22823;街128号
                                                                 合明说法
                                                                您的位置:首 页 > 合明说法
                                                                不构成医疗事故并非不负民事责任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3-11-27 15:44:20  点击:11164
                                                                    简要案情:王芳(15岁)系原告王国栋、李玉兰之子。王芳因与家人生气而口服除草剂中毒,后被送至被告某县人民医院救治。入院时患者神智清醒,双肺呼吸音粗糙,其他未见明显异常。被告县医院院诊断为:除草剂中毒,有机磷中毒。给予其清水洗胃、输液、抗感染、保护胃粘膜、阿托品化、吸氧等治疗。王芳出现颈部变粗、皮下气肿。被告遂将王芳转入某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后转入该院普外科继续救治,某市第一医院诊断为:急性腹膜炎,上消化?#26469;?#23380;,广泛性皮下气肿,行腹部探查术。手术后将王芳转入胸外科,行双胸腔闭式引流术。当晚6时,转入特护病房用呼吸机辅助呼吸,胸骨上切迹皮下切开排气术等综合治疗,但王芳病情进一步加重,最?#31896;识?#33039;器功能衰竭,至2004年7月9日晚7时抢?#20219;?#25928;死亡。 
                                                                    2004年11月13日,原告诉至某县法院,要求判令某县医院和某市第一医院共同赔偿其医疗费、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合计150650.80元。 
                                                                    一审期间,经被告某县县院申请,一审法院委?#24515;?#24066;医学会进行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2005年3月22日,市医学会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为“本病例属于?#24739;?#30002;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认为某县医院在此次事故中负主要责任,某市第一医院负?#25105;?#36131;任。 
                                                                    某县医院不服,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经一审法院委托,2005年12月15日,某省医学会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其?#27835;?#24847;见为:1某县医院诊断治疗正确,医疗行为无过失。2.某市第一医院对患者的抢救积极,但对患者所服毒物不清时,没有进一步组织会诊予以明确以采取相应对策,且剖腹探查欠慎重。另,该院对该毒物中毒的预后认识不足,未能及时履行告知义务。3.目前重度百草枯中毒的抢救仍无特效措施,预后凶险,死亡率极高。 
                                                                    某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对省医学会鉴定结论的证明力应予以确认。遂判决:一、自判决生效后10日内,被告某市第一医?#21495;?#20607;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二、驳回原告对被告某市第一医院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原告对被告某院的诉讼请求。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其理由是:因鉴定人员未出庭?#37038;?#36136;询,省医学会的鉴定结论不应作为定案依据;二被上诉人的抢救措施完全错误,显然已经构成医疗事故,二被上诉人应予赔偿。
                                                                市中级人民法?#21495;?#20915;如下:一、维持一审判决第一项;二、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第三项;三、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县医?#21495;?#20607;上诉人医药费、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6117元;四、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市第一医?#21495;?#20607;二上诉人医药费、丧葬费合计1117元;五、驳回上诉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一、关于省医学会的鉴定人员应否出庭作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29616;?#25454;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九条规定:“鉴定人应当出庭?#37038;?#24403;事人质询。鉴定人确因特殊原因无法出庭的,经人民法院准许,可以书面答复当事人的质询。”鉴于省医学会在本案一审中对鉴定专家组负责人不能出庭作证向一审法院进行了说明,并且针对上诉人的质询作出了书面答复,程序上并无不当。 
                                                                    二、关于本案?#27424;?#26500;成医疗事故,一审期间进行了两次医疗事故鉴定。应当说,本案患者服毒自?#20445;?#21363;服用“百草枯”除草剂是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而且医学实践已经证明,中毒的机理十分复杂,而且表面愈后病情反复的情况亦十分常见。根据常识,服毒剂量、服毒时间长短、所服毒物的毒性、乃至患者的体质,都可能对其能否避免死亡存在重要影响。上诉人主张死者服毒剂量?#31995;停?#20294;仅系单方?#29575;觶?#24182;无证据支持;上诉人虽然主张患者服毒?#30103;?#20837;院时间短暂,但是患者服毒?#30103;?#34987;发现的时间长短不清?#24739;?#20043;任何中毒都有一定的死亡率,不能断言中毒患者一定能够抢救成活,“百草枯”中毒亦不例外。所以,将两次鉴定结论进行比较,省医学会关于本案不构成医疗事故的认定更加合理。
                                                                三、关于某县医院和某市第一医院在诊治过程中?#27424;?#23384;在过错以及过错程?#21462;?#19981;构成医疗事故不能绝对排除医疗过错的存在。也就是说,人民法院在审理医患纠纷案件时,对于不够成医疗事故,但是经审理能够认定医疗机构存在民事过错、符合民事侵权构成要件的,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等法律关于过错责任的规定,确定医疗机构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市医学会以及省医学会的鉴定结论均认定某市第一医院存在医疗过错,这一认定是适当的;但是前者认为存在较为?#29616;?#30340;过错,即“某市第一医院诊断除草剂中毒明确,治疗措施欠妥?#20445;?#19982;患者死亡有一定的因果关系?#20445;?#21518;者则认为某县医院“诊断治疗明确,告知与转院及时,医疗行为无过失”。医院是具有专门知识的专业机构,相对于不具备专业知识的患者及其家属显然负有更?#21451;?#26684;的注意义务。对不同毒物所致的中毒,其针对性的诊疗方法也各有不同,此为?#35805;?#30340;医疗常识。本?#22797;?#20013;毒患者入院到转院时止,历时38小时,此间,某县医院在患者主诉系除草剂中毒、且患者家属已将药瓶拿至医院的情况下,未能?#34892;?#25490;除有机磷中毒的初诊判断,亦未尽最大努力尝试对究竟系何种除草剂中毒作出更加明确的判断,使得治疗失去针对性,?#30340;?#35859;不存在过错。例如从常理?#27835;觶?#25343;到药瓶后尝试对药瓶残留物送检进行毒物?#27835;觶?#22312;得知可能系“百草枯”中毒后尝试向具有更高专业水准的医疗机构进行咨询,都可能会对除草剂种类的判断更加明确,从而有助于延缓和避免中毒患者的死亡。但是考虑到某县医?#21512;到系?#32423;别的医院,应适当减轻其过错责任。但是无论如何,某县医院的过错责任不应免除。这是因为,医学上的危险,纵使发生的可能性极低,但有发生的可能,且为?#35805;?#21307;师所知悉时,即有预见义务;医学上的危险,已被合理证实时,虽未为?#35805;?#21307;师所明知,如实行医疗行为之医师,处于能够知悉的状态时,亦有预见义务。综合全案案情,二被上诉人的过错程度?#31995;停?#20294;应根据其过错承担责任。 
                                                                    从本案的判决可以表明,不构成医疗事故不能绝对排除医疗过错的存在,也就是说,人民法院在审理医患纠纷案件时,对于不构成医疗事故,但是经审理能够认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符合民事侵权构成要件的,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等法律关于过错责任的规定,确定医疗机构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 河北合明律师事务所    潘惠展
                                                                 

                                                                 
                                                                 
                                                                首 页 | 主攻业务 | 关于合明 | 律师团队 | 法学研究 | 新法速递 | 合明说法 | 合明历程 | 党建园地
                                                                版权所有@河北合明律师事务所© 河北合明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嘉诚网络
                                                                d电话:0318-2024194 7095811 传真:0318-2023825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河北衡水市?#34892;?#22823;街128号 冀ICP备15007299号-1
                                                                秒速时时彩网站是多少钱